燕鳴

長年不更文,連載當短文。

【OW|源藏】伯仲之间 04

● 私设许多岛田兄弟两人的童年。

●  某次戴耳机在youtube上听音乐,偶然被《灯光》歌词打到久久不能自拔,实在很喜欢歌词的描述与喜欢源藏的点互相碰撞,开头便引用了歌词里的字句。

● 久久更新,几乎快变成半年更新的坑了(扶额。

● 2019年第一更,也是今年第一个动笔写的坑,明明是月初终于脱离期末而动笔的文却迟迟写到月中......


_


  「你不必再流浪、你不必再心慌,不必再去想、不必再去扛,我也不必假装你还在我的身旁。」——谢震廷《灯光》


/


  岛田半藏对此并无抱有多大情绪。


  逆来顺受这并不是他的行事作风,并对此几乎是嗤之...

1 2

【山组|翔智】北极星

*圣诞节快乐!

*现实向小短文,夹杂着山组之前和近期的糖。

*年末的我山真甜,官逼同。


_


  樱井翔眼中的大野智,仍是年少时透着薄汗而飞扬的背影。


  尽管对方也快步入四十大槛,但那鼓着脸颊对着甜点闪闪发亮的模样,怎么看也不像是中年大叔,反倒可爱得想让人捏上一把后拱手让食。

  他抿唇而笑看着大野智眨眨眼,随后抬眸用方才看蛋糕的模样看着自己,他轻声笑了下后,坐直了身子看着对方道:「草莓蛋糕看起来真好吃,嗯......到底要先从哪个地方开始吃好呢?」他拿起叉子故作思考,好看的眉蹙成一团貌似非常懊恼的样子。

  而在他对面的大野智只是默默地听着,看着...

1 33

【沙海|簇邪】黃鶴樓


  黎簇翻箱倒柜终于在小角落里找到一盒沾满灰尘的烟盒,他抖了抖灰,透着脏污仍能辨识那三字烟名,边嘟囔着这货色就那家伙每天抽,仿佛家里开矿,得,那家伙就专门找矿挖的。

  脏是脏了但将就点吧。他边想着边从盒里掏出仅剩的一根,循着窗透出的薄薄月光将火点上,一瞬间火苗四散点燃烟草,冉冉而升的灰烟蹭着他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将他周围填满。


  他凝视着眼前的白雾仰头深吸了口气,脸都胀得绯红后才恋恋不舍的从口中吐出。

  吐出的气吹散了飘在空中的烟,犹如吹散了刚刚才描摹出的人影。


  他愣了几秒才把烟递于嘴边,敛下眸子狠狠地吸上几口。

  他叹着岁月流逝让他明白烟...

14

【沙海|簇邪】不要哭

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為你實現。


    黎簇幾乎忘記這是他捧著吳邪臉頰說的第幾次。
    每日每日不厭其煩的蹲下身子,露出小虎牙賊兮兮地在對方眼前歪著頭,那微彎起的眼眸浸滿了對他的寵愛,黎簇總是溫柔的伸手撫摸上他的眉梢、纖長翹起的睫毛、盈滿水光的雙眼,最後會輕捧起他的臉頰,貪戀似的一吻再吻那粉嫩薄薄的唇。


    黎簇幾乎忘記這是吳邪第幾次不應他的親吻。

    每日每日黎簇都會頂著他的額頭,強迫對方與他四目相交,那緊咬著...

16

【沙海|簇邪】舊夢



  他記得過於清晰,而致那襲風沙捲起他夾雜菸草味的笑意時,猛得從浸滿薄汗的床單而起。


  不是這樣的。完全不是他的風格。這並不是在對他笑。


  他緊緊蹙起的眉仍透著年方二十的少年氣息,但也撫平不了自眼神而來的倔強和不安,他捏住白色床單而惹得泛紅的指尖,在他想起午夜夢迴時那股笑意卻止不住的顫抖,連帶腦海不停徘徊於驚醒一刻時——當時他忍住無法訴說的情緒——披著荊棘而歸扎滿痛楚的回憶仍抱緊他不放,如同方時那人緊緊抱住自己的力道一樣,只是那相擁的距離也追不上心意的背道而馳。


  夜半時分他仍無法抑制的啞著喉吼了幾聲,透著青筋的纖細頸子彷彿於他下次聲嘶力竭時,同著那人伴著白雪緩緩飄落的力度一般,也...

1 16

【OW|源藏】伯仲之间 03

● 私设许多岛田兄弟两人的童年。

●  某次戴耳机在youtube上听音乐,偶然被《灯光》歌词打到久久不能自拔,实在很喜欢歌词的描述与喜欢源藏的点互相碰撞,开头便引用了歌词里的字句。

● 去年写的文搁到现在,写文仍旧复健中,努力更新。

_


  「你不必再流浪、你不必再心慌,不必再去想、不必再去扛,我也不必假装你还在我的身旁。」——谢震廷《灯光》


/


  岛田源氏迎来了初次恋爱。


  对象是位怎么样的少女,在岛田家宅下人间传得口沫横飞,有人道是隔壁组织派来的间谍、有人道是岛田源氏一眼万年后穷追不舍的女孩,也有人道是情窦初开的纯纯小姑娘。

  其中最不...

6 11
 
1 / 31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