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鳴

長年不更文,連載當短文。

【陰陽師|荒崽】誰還不是個寶寶! 01

🔼 荒x妖狐同人

🔼 歡樂向,阿爸沒有節操,OOC。可愛的小奶荒與小奶崽的小日常。

🔼 此為寮裡現況,為實現抽到荒之前下的誓言,如荒比大天狗早來寮,便寫一篇荒崽文紀念荒總到來(雖然是歡樂向)。

_

  「啊————!」



  大半夜寮裡一處猛的傳出驚呼,緊接著快速踩踏木板的腳步聲依依隨房響起,眾式神個個帶著「關愛酋長阿爸,從你我做起」表情齊刷刷隨著步伐打開紙門,探頭望著自家阿爸大半夜的又抽了什麼風亂跑。

  只見晴明阿爸跑得氣喘如牛,面色發白,三步踉蹌一步,連頭頂的帽子也早不知被扔去哪,直至跑到姑獲鳥房門前才止住腳步,大氣喘了好陣子才張口:「姑......姑......姑姑啊......」

  「這大半夜的怎麼了啊......可吵到孩子們睡覺了。」姑獲鳥從老遠就聽到阿爸那如牛喘氣與步伐,在房裡稍作整理後才滑開紙門,看著唇色發白的阿爸與身後那群不嫌事少只想吃瓜的其它式神們,不禁打起了冷顫——可是阿爸太酋終於瘋了不成?

  晴明阿爸低聲嘿嘿幾聲,如要獻寶似的環視姑獲鳥與眾式神,最後悄悄的往姑獲鳥身邊靠著,邊說邊伸手往兜裡掏去:「姑姑啊...... 阿爸給你看個寶——啊!」



  「傘劍!」


  姑獲鳥未等阿爸說完話,直接反手請吃擊傘劍,這大半夜的不僅擾孩子們清夢,還想給自己看什麼齷齪東西!

  姑獲鳥與眾式神們齊齊看著被打得跪地連連喊痛的阿爸,同時也注意到了阿爸兜裡不明的奶氣悶哼聲。

  「該不會晴明懷孕了吧?」黑使鬼一臉狐疑地望著阿爸,邊望著身旁尚還惺忪睡意的鬼使白,邊叨叨著原來世間上的陰陽師還有這種操作後,站在一旁的桃花妖輕拍了拍鬼使黑的肩膀,一臉關愛臉神問著:「你是不是傻?」


  除去一旁已亂成團的眾式神們,惠比壽爺爺與姑獲鳥倒更早進入狀況,各司其職的一個檢查晴明阿爸的傷勢,一個從兜裡找著了阿爸所說的「寶貝」。

  小奶包子一臉好氣喔的表情盯著姑獲鳥,臉頰上還掛著被傘劍劃著的紅印子,不哭不鬧的倒也不能掩蓋那氣嘟嘟的眼神。

  「哎呀~原來是個孩子呀。」姑獲鳥趕緊抱個結實,邊蹭著軟綿臉頰邊道歉著不小心打到他的事情。

  幸福的氣息一下子便瀰漫到鬧成團的式神們那,各各都湊過來望著又只迷途羔羊闖進阿爸寮裡,感嘆著酋長阿爸帶來了個SSR式神。

  式神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家裡SSR式神只寥寥幾位,而其中妖刀姬更是家裡唯一支柱,大家吵著明日一早要帶這只小羔羊去見見家裡支柱,順便也讓彼岸花帶著他刷覺醒。


  「以後姑姑會帶著你,沒人會欺負你的。」

  姑獲鳥摸了摸小奶包子的頭,其它式神們也應聲和著,一旁惠比壽爺爺插了個鯉魚旗給阿爸自身自滅後,也探頭望了望新來的小夥子。

  「是荒呢,以後寮里又有個實力輸出了,哦呵呵。」惠比壽爺爺往尚是小孩子的荒手裡塞了把糖,慈藹的笑出聲來。

  「咦!那長大了不就跟隔壁寮的一樣有一米八大長腿!」

  小姐姐式神們幾乎炸開了鍋,都恨不得寮裡資源都砸在這小奶荒身上,讓他瞬間變成一米八大長腿,甚至還爭論起太快養大的孩子會歪掉要慢慢調教才好等的問題來。


  而早早便趴在紙門旁的小奶妖狐望著大家齊聚一堂,七嘴八舌的討論起新來的式神,不滿的嘟起小嘴想著他來時也沒這麼神氣過,垂下尾巴彆扭地回頭望著這種情況下還不動於衷、堅持自我抱著酒吞娃娃酣睡的小奶茨木後,嘆了口氣走回房內,伏在枕頭上尾巴一下又一下地敲打棉被,看著門外漸漸消停的吵鬧直至姑獲鳥抱著小奶荒回房。


  「小妖狐,是不是吵著你啦?別氣了,你看看新來的式神,以後你們要好好相處哦。」

  姑獲鳥溫柔的順了順妖狐,邊把懷裡的小奶荒遞給妖狐看去,只見小奶荒瞥了一眼妖狐後,便闔上眼睛瞧也不瞧,妖狐倒是被氣得炸毛,但礙於姑獲鳥面前他也不好作死,只好也撇過頭去把自己埋進被裡。

  姑獲鳥無奈望著這兩小的互動,嘆了口氣把小奶荒的被榻置於妖狐身旁,只希冀日子久了感情也會變好。

  臨睡前姑獲鳥伸手幫茨木拉攏了被,也摸了摸妖狐露出棉被的小耳朵:「晚安孩子們,祝有個美夢。」



  只不過是伴隨著小狐蹄子偷踢奶荒一腳,奶荒假借伸手之名真揍妖狐一拳。


——


  「...... 怕我待著的是假寮。」門外被忽視的晴明阿爸委屈地抱著鯉魚旗哭著。


——

  快樂輕鬆的文好久沒寫了,之後會陸陸續續更新小日常。

  大天狗,快當迷途羔羊來寮裡吧!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