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鳴

///

【OW|源藏】伯仲之間 03

● 私設許多島田兄弟兩人的童年。

●  某次戴耳機在youtube上聽音樂,偶然被《燈光》歌詞打到久久不能自拔,實在很喜歡歌詞的描述與喜歡源藏的點互相碰撞,開頭便引用了歌詞裡的字句。

● 去年寫的文擱到現在,寫文仍舊復健中,努力更新。
_
  「你不必再流浪、你不必再心慌,不必再去想、不必再去扛,我也不必假裝你還在我的身旁。」——謝震廷《燈光》

/


  島田源氏迎來了初次戀愛。
  對象是位怎麼樣的少女,在島田家宅下人間傳得口沫橫飛,有人道是隔壁組織派來的間諜、有人道是島田源氏一眼萬年後窮追不捨的女孩,也有人道是情竇初開的純純小姑娘。

  其中最不讓人信服的傳言是——是極其像島田半藏般的女生。下人無一不覺得即便島田半藏在寵源氏,這也不構成他找了位像自己哥哥的女生做為初戀對象。

  而在各種傳言進入白熱化時,島田半藏只用一抹眼神便扼殺了所有猜測,以至於島田源氏認為自己隱藏極好的戀愛酸甜味都沒人察覺。


  其實半藏對此並不介意——畢竟於青春期對異性抱有傾慕之心是能夠理解的,身心健康的交往即便是觀念守舊的半藏也不反對,但其中他不能夠理解的是,源氏近期幾乎是迴避著與他相處。

  半藏抿起了唇,仔細思忖起最近與源氏也未有爭吵,曾經幾乎恨不得塞進他衣服黏著的源氏,現在幾乎是遇他則閃,連招呼都捨不得打的,他不得不承認這種差別感著實不好受。

  而遇到問題必須解決,秉持著這套信念的半藏早已坐定在源氏房內。

  正坐在這半藏起初也是猶疑萬分,畢竟這種猶如咄咄逼人的情境,不管是他亦或是源氏都可能因此尷尬,但為消除心理芥蒂也不得不採取,即便如此半藏仍出乎意料的緊張,任由汗水浸濕和服,髮絲幾乎黏膩地纏綿一起,像極了半藏此刻混亂不堪的思緒。

  半藏闔上眸輕嘆口氣,仔細聽著門外下人來來去去忙亂的腳步聲,直至一對輕快步伐踩著半藏混亂心思而至,對方似乎心情很好的在與下人閒話家常過後,才吹著口哨慢悠悠的啟門,隨著開門弧度漸大,半藏緩緩睜開的眼恰巧撞上對方盈滿笑意的眼。

  正如半藏所想,霎那間的尷尬幾乎能讓他紅透了臉,最先打破尷尬的還是對方眨著眼,幾乎是不可置信地開口說道:「......哥?」

  半藏只僵硬的嗯了一聲,望著源氏原本盈滿笑意的眼瞬間化為烏有,他清了清喉嚨,試圖為這舉動來句開場白,但最終也只能看著源氏關好了門,難得乖巧的也正坐在他對面。

  這是近期他們距離最近的一次,同時也是對方第一次向半藏開口說話,半藏看著源氏低著頭坐,那頭艷綠色的髮絲也是他邁入青春期的一大特徵,他仍能記得最初看到這顆頭時的訝異,和源氏那叛逆得逞的笑容宛如籠外肆意鳴叫飛翔的鳥兒。

  但和現在的不同。


  半藏看著自始至終低著頭的源氏,從身後拿出了個與他頭色相襯的玩偶,輕輕放於他們兩個中間,半藏咳了一聲道:「源氏,這給你的。」

  對方聞聲看了眼玩偶後,身子幾乎是從地板上蹦得跳起,兩手抓著玩偶猛得抬頭看著半藏。

  「哥,你怎麼會有?這不是之前限量機台才有的嗎?因為上學關係我一直錯過。」

  對方語氣興奮的感染了原本尷尬氣氛,連帶活躍起躊躇不前的半藏,他看著自家弟弟開心模樣不禁感慨自己身為哥哥這點尚不失職。

  「你喜歡就好。」笑意輕抹半藏臉上,而後又從身後端出盤羊羹遞給源氏,邊試圖問著:「源氏,學校那邊還好嗎?」

  聽著半藏問句時,源氏原本擺弄玩偶的手瞬間一愣,「......啊、是挺好的。」

  那略帶遲疑的回答使半藏蹙起眉梢,他張了口想追問下去,卻被源氏傳來的爽朗笑聲打斷,只見源氏拎著玩偶朝他搖了搖道:「哥,謝了,我很喜歡。」

  「原來哥知道我喜歡這玩偶滿意外的,哥你知道嗎,它的名字叫洋蔥小魷。」源氏挑起眉梢看著半藏,邊笑著捏了捏玩偶觸手。

  半藏對源氏突如其來的笑意和話題的活躍感到錯愕,征愣住幾秒後才匆匆應答:「之前聽你提到過。不過,源氏——」他看著源氏身子往後用手撐著地面,稍偏了偏頭對視著自己時語堵。

  「嗯......我也好久沒仔細看過哥了。」源氏斂起笑意,看著半藏長年冷著的臉因自己冷漠而產生動搖的面龐,他卻忍不住的猶如逞了心意般的勾起嘴角,但其實他很明白這並非原因也非故意——但在心底萌生而起的歹意卻愈發明顯,甚至猖狂的發酵。


  源氏看著半藏欲言又止的唇,他仰頭吸了口氣仿佛下定決心般,重新挪了挪位置讓自己更靠近半藏,他側歪了頭,刻意想讓等會說出口的話題帶點輕鬆。

  「那個、哥。」源氏端詳著此刻半藏神情,對方也只挑了眉示意源氏繼續說下去,「我最近——交女朋友了。」他的語尾帶著氣音,彷彿說出口的這句是在試探半藏。

  半藏並不意外源氏對他說起正事來的第一件事是這個,但同時也不能透露出其實他(和下人)都已看出端倪,「...... 是嗎。源氏,還沒成年前的交往記得必須是身心健康。」他也不忘叮囑源氏避免血氣方剛的讓他晉級成舅舅。

  「哥,你太擔心了。」源氏爽朗笑了幾聲,但眼神卻依舊犀利的盯著半藏不放,「哥,你不好奇是哪位女生拐走你可愛弟弟的啊?」

  半藏被這一問只想到之前流傳於下人之間的八卦,諸多猜測中卻有一條有關於自己的傳言,此時在搭上源氏緊盯自己的眼神,心跳猛得漏了一拍,但半藏仍穩住心思回道:「是位怎麼樣的女生?」

  源氏勾起嘴角,抬起手來攏了攏半藏滑落耳際的髮絲,「嗯...... 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、一雙凌厲的雙眼、高挑的身材,和固執的個性,但她卻非常溫柔。」源氏邊說邊撫著半藏耳際向下滑落,冰冷指尖碰觸的地方惹得半藏皮膚發紅,於到鎖骨之處被半藏一把捉住。

  「胡鬧。」半藏低聲訓斥,被指尖滑過的地方猶如星星之火,他慍怒蹙起的眉與對方毫不在意甚至帶著狡黠的目光形成對比。

  源氏並不在乎半藏那宛如氣得弓起背的狼,他笑看著半藏頰面上紅暈,反手把他抓著自己的手一把握住,「我還是第一次稱呼女孩子的名字,過程沒想像中害羞,真意外。」源氏自顧自地接著說,邊牽起半藏的手抵在自己臉龐上,「她拉弓的姿勢和側臉非常漂亮,劍道也略精通,我們非常有話聊,她也長得特別合我胃口,其實她特別特別的好......但就是有哪裡不一樣。」

  源氏緩緩道來的氣息灑在半藏手掌邊上,有些的癢,半藏抽不回來也任由他牽著。

  「哥,男生跟女生的手牽起來真的有差呢,即便都是拉弓的。」源氏傻呵呵衝著半藏笑著,邊攤開半藏手心撫著弓繭,「前陣子躲著哥,有一部分是有些難開口。」他悄悄地壓低音量,垂著頭的模樣也讓半藏不忍心苛責於他。

  「沒事,阿源。」半藏這次握緊了源氏牽著他的手,另手撫上源氏囂張跋扈的綠毛搓揉。

  源氏所述說的情愛之事半藏對此一知半解,但做為兄長能做的就是傾聽,與給予相對應的關懷,即便那『有一部分』中的其他部分是何緣由,半藏即便好奇也並非想打破沙鍋。

  「對不起,哥。」源氏低頭看著半藏緊握著他的手喃喃道,而後又重複了遍,「哥,我不是故意的,對不起啊,你一定難過了。」

  源氏突如其來的道歉惹得半藏猝不及防,半藏看著在他眼裡一直都是小奶狗的弟弟,難得笑著嘆了口氣,伸手攬住了源氏,「這都是小事情。」他輕哄。

  「這段時間很想哥。」源氏順勢靠著半藏頸窩輕蹭了蹭,他低啞的嗓音打在半藏耳邊卻有如雷聲般清晰。

  「哥,我發誓之後再也不躲著你了,怪難受。」源氏輕輕淺淺笑意點著半藏頸邊發癢,他側歪著頭,凝視半藏那黝黑髮絲下顯得格外蒼白冷豔的臉,「我很開心哥來找我。」他放膽藉著半藏攬住自己的姿勢,雙手環繞對方因鍛鍊而結實的腰際。

  源氏明瞭他總仗著只要不干涉學業和家族,半藏總遷就自己的溺愛,作為他胡作非為逃避的籌碼,而最終他那心意如鼠輩逃竄流連之際時,仍抵擋不住回到這最溫暖的懷抱。

  但源氏仍不明白那藏在心底喧囂的心意該做何解釋,他總想著半藏曾說過——『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,這是永遠不會變的。』裡中的含意和他的心意是否有能契合的一天。

  「能不能再讓我靠下,哥。」源氏抱著半藏順勢窩進了對方懷裡,彷彿藉著彼此依偎的體溫能夠讓他獲得解答。

  半藏對自家弟弟還尚如孩童般親暱的舉動,也只嘆口氣順著對方的意,看著對方抱著自己闔上了眸,彷彿憶起還是兒時也如同這般,兩人攬著彼此於春日賞著櫻花、夏夜觀看螢火、秋時數著楓葉,冬天仰嘆梅花孤傲。

  半藏輕拍拍源氏背脊,那些沉沉的回憶夾著今日緊張感帶來的消耗,順著懷裡源氏平穩的呼吸聲也引來一陣睡意。

  「睡吧,阿源。」半藏垂下了首低語道,語氣輕柔得鑽進源氏心底一遍遍撓著。


  是阿,就這麼睡吧。源氏半夢半醒輕訟。就這樣一起闔眼直至心意相通的一天吧,半藏。

_

最近想起很久沒復健寫文和填坑,在寫這篇時總覺得有點尬文傾向,也許有天會重新翻寫也說不定......
仍有很多情節不足的地方,重看了好幾次後打算把更多情緒和情節都帶入下章去寫。

评论(6)
热度(11)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