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鳴

///

【沙海|簇邪】不要哭


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為你實現。


    黎簇幾乎忘記這是他捧著吳邪臉頰說的第幾次。
    每日每日不厭其煩的蹲下身子,露出小虎牙賊兮兮地在對方眼前歪著頭,那微彎起的眼眸浸滿了對他的寵愛,黎簇總是溫柔的伸手撫摸上他的眉梢、纖長翹起的睫毛、盈滿水光的雙眼,最後會輕捧起他的臉頰,貪戀似的一吻再吻那粉嫩薄薄的唇。


    黎簇幾乎忘記這是吳邪第幾次不應他的親吻。

    每日每日黎簇都會頂著他的額頭,強迫對方與他四目相交,那緊咬著的牙,幾乎恨不得低下咬住他那纖細的脖頸,最好是能讓他叫出聲求饒的程度,好削削他那骨子透著的傲。


    黎簇幾乎忘記這是吳邪第幾次在他面前笑著哭泣。
    每日每日都慌著手腳替對方擦拭那汩汩淌下的淚,不知所措地望著他著魔般發笑,卻又止不住那肆意猖狂的淚水,仿佛此刻他的悲傷喜怒都無法與黎簇連結,只有自虐向後撞牆似的行為能緩解他的苦處。


    你到底還想要什麼?


    黎簇啞嗓說著,騰手一把抓緊吳邪擁進懷裡,心疼似的揉了揉那撞腫的後腦,而後又低聲於對方耳邊詢問了次。


    你到底還想要什麼?
    我都能辦到的。


    黎簇耐著性子輕蹭了蹭吳邪佈滿鬍渣的下巴,那渴望得到回應的眸子,盯著對方毫無生氣的眼有那麼一瞬犀利,黎簇是能毫不費力的回憶起曾經的吳邪是多麼奪目,但那並不代表黎簇不喜歡這樣子的吳邪。


    吳邪,回應我。
    吳邪,說點什麼都好。
    吳邪,你他**的究竟想要什麼!


    黎簇那發紅著眼的咆哮宛如一拳打進牆壁的力度。

    那如夢似幻的碎裂聲是壓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    他回神望著鮮紅色液體蜿蜒流淌於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,最後顫巍巍的透過殘缺不堪的鏡面,看到碎裂著佈滿淚痕的臉龐,他伸出了扎滿碎片的指尖,輕輕觸碰著倒影裡的眉梢,猶如他曾臆想過的這樣撫摸著誰的面龐。

 

   你到底還想要什麼?
   他看著碎裂的面龐輕笑著。


    我想要什麼?
    你。





手機打字,半夜失眠就想打一則心病的短打。
年紀大了,光紅茶就讓精神亢奮渡過漫漫長夜。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