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鳴

///

【山組|翔智】名為青春 01

►現實向。

►山組,些微宮大。

_


  已經過了許久。
  當我們步向年邁,終究會忍不住向後觀望。



  櫻井翔抵頰望著從窗外傾瀉一片的暖黃鋪於大野智身上,軟軟的像破殼而出的蛋黃般滑嫩且青澀,他伸手往下扣住椅子悄悄讓位置更往前些,盡可能不發出聲音靠近對方。

  他看過很多次大野智畫畫時的神情,他有時甚至期盼著哪天大野智會對著他畫出一幅肖像畫,那種不經意流露出的神色會不會因他而有些微變化,一種像是肯定的答案,一種給自己安心且附有地位的神情。
  只是都沒實現過。所以才一直端著這份軟濡的心願。


  櫻井翔覆上他隨手從包裡翻出的書本,充其量是為了蹭在對方身邊才有的藉口,不過現在不需要了——他看著大野智微微蹙起的眉噤住笑意,沉默的讓雙手交疊而起撐起下巴,隱隱約約的笑意蔓延於微隆起的手臂肌肉。

  他喜歡這樣。那種不溫不火的氛圍像極了冬日暖陽,貪戀且難以捉摸,又那麼的無可遇期。他們都貫於忙著屬於自己生命中的事,學業也好、工作也好、交際也好,每當兩條生命線裡再度交疊而時,櫻井翔不禁想著他是多麼的幸運,打從開始那浸濕而顯單薄的衣衫在眼前飛躍時,他是又多麼冀望自己不再是背後的位置。如果有人能陪著他多好,他想著,現在也是。

  他用最婉轉溫柔的方法惋留他,有時櫻井翔想著這並非是為了他好,而是為了自身那化不清的企求,單單就他而言的願望。他並不知道『團體』會走多久,那麼已定局的事就緊緊讓兩條線互相重逢吧,直到最後要分開的那刻。


  直到最後要分開的那刻,他一點都不讓多想。


  櫻井翔稍稍偏過頭去讓邊金髮順著輪廓滑下,遮住的視線剛好掩了大野智勾起的一絲笑容,他數著沒來由的計時,像流淌於他們之間所剩不多的時間一樣,緩慢得不如老舊時鐘。


  「Leader!」


  櫻井翔收慢動作起身,他看著大野智放下手中碳筆嘟起嘴朝窗外看去,有些迷濛的眼神顯光而透明,溫吞眼神定住看了幾秒才軟軟笑了出來。

  櫻井翔想著時間瞬間縮短了呢,如一捲毛線被貓扯得西零八落的。

  他收了收被壓麻的手臂,朝背光而朝氣依舊十足的相葉打聲招呼,隨後而來的二宮一把越過窗戶緊攬住大野智的頸子,動作流暢且不留給他反應,如那麼真的反射,那麼實的告訴他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另外三個人——陪在大野智身邊。

  這樣也很好。櫻井翔覺得相葉背後的光太灼眼而撇開視線,眼神直盯盯的看著大野智露出細細綿綿的聲音與笑容時,什麼也聽不見了。


  這樣也很好。


  櫻井翔於心底默念了幾次。如為消除不平坦的心般。

评论(1)
热度(16)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