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鳴

長年不更文,連載當短文。

回顧/片段σ2014║翔智

想寫的片段就打在雲端裡放著,久了變成為之後寫的題材或字句,回頭去翻看才知道也放置了許久......

片段都是有關翔智。




已經夠了。也或許不夠。

他知道意氣用事無法再套用於自身,只會顯得狼狽不堪、甚至是滑稽的令人引以為恥,他可以大膽預測著各種言論抨擊,或多或少的會牽扯到他們維繫多年的情感。是的,維繫。並非什麼更多的了。頂多就是維繫。


⊿⊿⊿


>捂嘴親吻<<<



感受到的熱度是傳達內心的深層渴望。

當櫻井翔意識到這是他們一路走來的第十五年時感到股酸澀,他不由得用了笑容把陣陣打於心底的漣漪使盡撫平,如做賊似的深怕那麼一不小心便被捕捉於每個人的瞳孔。眼神絲毫未從身旁移過半步,他死死的盯住環繞於他們五人前的攝影機,稱職的把節目流程順暢的帶了下去,即使是偽裝的也好、即使是因身為偶像也好、即使是他們五人未曾打破的關係並不值得那漣漪而產生裂縫。
他能帶給值得的詞是繼續待在「櫻井翔」的形象包袱裡。
那被眾人稱呼高喊的種種形容,至少能讓他明瞭這才是真正他所需要的,而也不能輕易放棄掉的。是的,櫻井翔。他是櫻井翔。嗜毒般的他重重的於心裡不停吸允這名字,這讓眾人浮想出的話語配得上的人。
他回憶起這一路上的歷程是多麼形形色色。而他又有多少回忍著咆嘯似渴望而笑出聲。
他可以看著大野智跟其他人肢體碰觸得歡樂,他可以聽著大野智對其他人說著喜歡,他可以把這些通通拖進深處轉換成面容上的笑靨,唇上的調侃。故作鎮定的那麼泰然,卻又不禁的定住神情凝視著大野智淺淺掛著的笑意。


⊿⊿⊿


>>>幸運的孩子<

他覺得他已經是夠幸運的了。該是滿足,該是感謝,該是好好擁抱著陪伴多年的人。


偶爾,只是偶爾。櫻井翔捏緊了方向盤向左打了一圈半圓,他凝視著車窗外伴隨著雨滴閃爍的車尾燈,朦朧得如打在心頭不停躲避的想法一樣,如此顯明卻又晦暗不清,即便膨大到填滿整個缺角,卻也只是個待在缺角的一份念頭,可以發鏽生灰,可以棄之不顧,也並非什麼重到大非完成不可的事。
只是份念頭。
他習慣沉默。不管是在十年多前還是現在,他知道並沒需要絞盡腦汁開口溜出個話題打破沉默,是安靜的,安穩的,無言似的暖流竄過初秋略冷的夜,留下指腹擦過方向盤時發出的細微聲音,或是踩上煞車時輕輕的衣料磨擦,彷彿沒有呼吸聲在身旁流轉,如一灘淨水灑在給情人坐的椅上。
櫻井翔偶爾在停下紅燈時悄悄滑過視線,望著僅靠在窗邊且壓低帽沿的大野智無聲嘆息,酒又喝多了呢,他低聲喃喃且吞了幾個音詞在喉嚨裡,像未煮開的熱水冒起的泡泡般裝腔作勢,又或許是蓄勢待發,狡猾的能在各種場面上做出相應的答覆。
他並不喜歡在大野智面前攤開所有。即便了解,他希望保存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。晦澀的不敢讓大野智淺嘗一口。



2014/下半年數月______________記錄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燕鳴 | Powered by LOFTER